距离6月18-19日议息会议越来越近,美联储按照惯例进入静默期,面对复杂的经济形势,FOMC票委在货币政策问题上面临艰难抉择。在解决了与墨西哥的关税争议后,美国总统特朗普本周再次将矛头指向美联储,除了批评美联储加息过快,汇率问题也被再次提及。

在全球经济放缓和贸易形势严峻的大背景下,美国也开始感受到了丝丝寒意。美联储公布的5月经济展望调查报告褐皮书显示,虽然美国经济依然在温和扩张,部分地区制造业活动出现了放缓迹象,同时贸易不确定性正在影响商业投资。

近期美国美国4月耐用品订单和工业产出环比下滑超预期,5月美国新增非农就业人数仅7.5万人,其中制造业用工人数几乎零增长。而3月期与10年期美债收益率倒挂的情况也凸显美国经济潜在衰退的风险。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因为美联储不降息,美国处于不利的竞争环境中。不只是鲍威尔,美联储内部很多并不是我的人。他们不愿听从我的建议,所以正在犯下大错——加息的步伐太快了,这是第一点。

随后他又对美联储缩表表达了不满,“第二点,他们在量化紧缩,每个月资产负债表以500亿美元的规模在缩小,这实在太可笑了,要知道很多央行正在向市场注入流动性。”特朗普希望降息的想法与目前的市场预期吻合,美国三大股指自上周以来连续反弹,道指有望创下2018年5月以来最长连涨纪录。芝商所CME利率观察工具FedWatch显示,年内降息两次及以上的概率79.2%,其中7月降息的概率77.8%。

不过金融机构在降息问题上分歧较大,美银、摩根大通、贝莱德预计美联储年内将降息2-3次,但高盛认为按兵不动的可能性不能排除,继集团首席运营官沃尔德龙(John Waldron)上周在国际金融协会会议上作出类似表态后,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哈祖斯(Jan Hatzius)也在研报中指出,尽管这是一个十分关键的决定,但我们仍预计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将在今年剩余时间内保持基金利率不变。鲍威尔的讲话只关注较长期的问题,这不是即将降息的强烈暗示,而只是为了让人们放心,FOMC很清楚目前经济面临的风险。从目前的市场预期看,美联储6月很可能按兵不动,一方面美联储希望避免过早采取行动而影响后续政策灵活性,因为目前利率水平仍处于历史低位;另一方面,六月末在日本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将是重要的时间节点,届时各方能否通过谈判缓解持续紧张的经贸形势,将是决定美联储是否降息的重要因素。